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鹿上花

    你知道人类的爱是什么样子吗?

    半山腰的小溪扬起潺潺流过的风,越过山岚,树叶里藏着花香,那盛开在向阳山坡上,一大片一大片的温暖。

    像我们这种血液都是冷冰冰的妖物,恐怕碰过一次就再也放不了手了吧。

    小鹿男这么想着,甩了甩尾巴,橙红色的头发埋进树荫深处的荆棘里。

(上)

    召唤的光芒散去,不知是谁传来一声悠悠叹息,顶着蛋壳出生的小鹿男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被他的主上遗忘在空荡的召唤阵里。

    姑姑弯下腰,抱起了这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决定抛弃的式神。小小的一团缩在姑姑怀里,稚嫩的双瞳里闪烁着微光,像是细雨过后夏夜里飞舞的流萤,只留一个小尾巴在外面,摇啊摇,短短的一揪。

    姑姑叹了口气,羽翼轻轻拍打着小式神,悠悠哼唱歌谣,稚嫩的式神感受到温暖,越缩越紧。

    主上并不是太喜欢他,小鹿他懂的。

    式神的成长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只要主上愿意投入足够的灵力,哪怕是觉醒也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当然,小鹿男是享受不到的,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鹿男,又怎会值得主上如此费心。从召唤阵中踏出的那一刻,姑姑的怀里多了一只团子,橘子色,棉花馅儿的小鹿团子。

    时光漫长,长啊长,从四只蹄子颤悠悠地站立,一点点拉扯到可以放心让他在庭院撒欢,姑姑的心里填满欢喜。在若有意若无意的忽视中长大的孩子乖得令人心疼,小鹿男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向主上撒娇些什么,哪怕是在姑姑面前,他都是一样的温顺怯弱。

    主上为茨木的到来狂喜,小鹿男偷偷地去看过这个式神。太

    鼓阵中啃着红达摩团子的茨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看他的小鹿,小鹿知道,主上一心想要的就是他,当初召唤时自己却过来了,一样柔软稚嫩的幼角,不一样的是他是传说中实力强劲的鬼王。小鹿男只是看了一眼,哒哒走远了。

    从一开始就不是给自己的温暖呢。

    也许是妖怪天性的聪慧,小鹿男没有提过什么要求,可能是不会被主上满足吧,在阴阳寮里,他永远都是乖巧的,就连撒娇,都只是窝在姑姑怀里,柔软矜持,像是只有在傍晚才会绽开的花,不去奢望白昼阳光的炫目,安静静的盛开,安静的凋谢。

    唯一的一次任性也只有对姑姑说他想吃达摩团子吧,白白胖胖的,是在看到茨木吃到之后,带着自己也不明白的不服气的心理。虽然心里痒痒的,小鹿男好几次看到姑姑却说不出口。姑姑看出了小鹿男的心事,不知道是什么,还在感叹着孩子大了心里藏得住事儿了等着小鹿开口。小鹿男犹豫之下还是拉住姑姑的衣角,小鹿蹄子都快把青石板的地面刨出个坑,羞涩的耷拉下来。“姑姑我想吃,达摩团子。”姑姑看着耳朵都变得粉红的小鹿男,脸上憋着笑,揉了揉小鹿软茬茬的脑袋,“好”。

    在姑姑收拾掉落羽毛的那一刹那,小鹿男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的话,姑姑得花出更多的时间去收集碎片,姑姑没有抱怨,每次回来都是收拾好战斗的狼狈来见小鹿男,可是,敏感如小鹿男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或者是羽织颜色的变化,或者是发髻的更改,小鹿男都记得。他告诉姑姑,他不想吃了,他不要姑姑这么累,说这些时小鹿并不敢去看姑姑的眼睛,他别过头,垂手缩在那里,局促而不安。姑姑把小鹿男拉进怀里,和往常一样,把他没有翻好的衣领理齐整。

    有欲望是好事,姑姑这么告诉他,小鹿男没有听懂姑姑的话。

    姑姑从怀里掏出达摩给小鹿男时,小鹿男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酸涩的感觉从心底漫上来,在眼眶聚集,他擤了擤鼻子,争取把声音粉饰的和往常一样,要看上去很开心,小鹿男这么想着,眼泪却还是在说谢谢的时候不争气的掉下来。姑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鹿男不想说,姑姑只能紧张的把他搂到怀里,不哭不哭、

    如果可以,他宁愿当初没有说过。

    你每一次的任性都会有爱你的人买单,当你回头看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微笑着告诉你他们愿意。

    可是你知道,这是不应该的。

    小鹿男知道,这是不应该的。



(未完待续)

#剧情废,OOC,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