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不是那么像王子的黑白王子的故事

  安度因:你走,现在,马上,立刻。

  安度因:别告诉我你背上两只是从刚烧烤架上拿下来,椒盐味的?

  拉希奥:······

  拉希奥:不是,其实我······

  安度因:其实你也是为了艾泽拉斯,为了大地上的生灵。

  拉希奥:······

  安度因:恩,我懂。

  拉希奥:不是,你别生气。

  安度因:生气,我怎么可能生气,虽然你只是打晕了我顺便放走加尔鲁什然后再扰乱时间线并且害的那场审判变成笑话,但我是不会生气哒。

  安度因:哦,对了,你是龙我是人,敲那么一下也不会太疼,一点都不疼,也就之后让我一直头晕了一个星期。

  拉希奥:······

  安度因:你还有什么说的。

  拉希奥弱弱的举手:其实我可以解释。

  安度因:你说,我听着。

  许是安度因的面无表情吓坏了这只小龙,拉希奥顶着泪汪汪的眼睛刚想开口,安度因左手抄一个沉默贴他脑门,右手直接抡起牧师权杖照黑龙的面门揍。什么都别说,禁锢眩晕来一套。昏过去的黑龙王子只来得及想,怎么维纶把这些也教给了王子。

  被眩晕的拉希奥变成黑龙幼崽的模样,软趴趴掉在毛绒毯上。维纶老师讲的果然没错,牧师果然就应该提起法杖肉搏战,不怂就是干,安度因这么想着,挥了挥扬起的灰尘,提溜起小黑龙的后颈肉,小尾巴垂下来晃啊晃。

  王子的房间在城堡深处的高楼上,傻爸爸给儿子特地挑了城堡里最幽静的地方,安度因探出窗户,这么高,够了。

  ······啪。

  安度因一点也没有负罪感的把小黑龙从窗户扔下去,恩,他皮糙肉厚。看着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真是太罪恶了,我怎么能这么做,安度因似羞愧万分的捂住胸口,圣光一定会原谅我的。这么想着的安度因心里好受多了,他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准备去找自己的父王讨论关于暴风城里有翼生物的飞行管制问题,人类王子可是很忙的,至于那条黑龙?什么,黑龙?刚刚有谁来找过他吗?

  ······

  朦胧的灯火掩于轻薄的云层,城堡在一浪又一浪的喧杂声中安静下来。

  安度因并没有关窗子的习惯,他喜欢在晚上枕着清风掠过窗棂的低吟入睡,只是今天睡的有些晚,但绝对不是因为担心某只不负责任的黑龙,安度因把自己埋进厚厚的天鹅绒被中。

  也许是过了很久,也许并没有,半睡半醒间安度因似乎听到有类似巨大蝙蝠拍打翅膀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轻,在风里游荡,轻飘飘像是找到栖息之地。一盏花开的寂静之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安度因床边停留,空荡荡的被子鼓起来,有温暖的臂膀环住安度因,炽热且轻柔,像是环住世界般小心翼翼。

  迷迷糊糊,安度因贴近那团温暖,蜷缩进他的怀抱,在梦里似乎有人亲吻他的发梢,温柔而虔诚。黑暗中安度因没有醒来,他没能看见那人目光中的深情,从他的发丝划过,停留在他的唇间,似有月色沉浸,揉碎了夜空所有星光的深情。恬淡与安心落于唇间,如深陷云端的柔软,安度因沉沉睡去,

  好梦,我的王子。

#OOC严重,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