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未亡人

 序

  苏文生走的时候,李昕正身骑白马,春风浅草,他十里红妆,声声唢呐。苏文上揪紧了身上褪色的红衣,硬生生地听着那唢呐声渐行渐远,才心满意足的倒下。都是嫁衣如火,一边个草长莺飞,一边个枯藤昏鸦,一口血卡在心上,咳不出,咽不下。

  苏家的三少爷就死在江畔一户破落的茅草屋里,至死也没见到那个说爱他的人。

  也想堂前叩首,一叩首,谢你当年情深赠我韶华;二叩首。谢你山盟易老人言可怕;三叩首,愿我来生不识咫尺天涯。


新人,文渣,小短篇,慢慢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