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今朝红叶,未诉相思

文渣,小片段。

(一)

  我刚出生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很多妖怪。强大的,弱小的,拥挤在一起,贫瘠土地上有着更多地厮杀。

  什么都还不知道,我就开始不停地躲呀躲。妖力微弱,竟然没有被吃掉,我不止一次庆幸过。

  直到后来,我听他们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丑陋的妖怪,丑到它们看着反胃。

  那时,我正在湖边濯洗。水面上的女子皮肤是秋叶焦黄,散开的发丝是风干的枯藤。

  我打碎了湖面的倒影。

(二)

  被獠牙顶住脖颈的那一刻,我是恐惧的,却又夹杂了解脱的快意。

  意想中的死亡没有袭来,阴阳师救了我。他逆着光,指尖夹着几张符咒,强大的灵力在风中激荡。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脸,如此丑陋不堪,怎可亵渎了恩人的眼睛。

  我是这么说的。然后,他告诉我,能为自己感到羞愧,我的心很美。

  啊~

  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晴明。

  他走了,我把晴明大人的名字刻在心里,融进血肉,即使是唇齿间震颤出他名字的读音都会使我感到幸福。

  虽然时不时有妖怪在这边游荡,我仍固执地守在这里,晴明大人说他会来这边看我。

  所以,我不走。

(三)

  再一次见到晴明大人的时候,不,已经不能说是见到了。那时的我正妖力溃散,身躯腐朽,唯一的遗憾只是没能再见晴明一面。

  然后,我听到了当初的声音,在我耳边厮磨。“吞噬吧,吞噬吧。”他是这么说的。

  是晴明大人,只要是他说的我都会去做。

  虽然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抗拒腐肉的味道,我还是一丝不剩的全部吃下去。我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要吐出来,咽下去。

  鲜血和腐肉滑过喉管,破碎的我重新被生命活力充盈,身旁的晴明大人对新的我似乎很满意。    

  能睁眼的那一瞬我就去看他,如饥似渴地誊刻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

  是记忆中的那个大人!

  虽然,他嘴角阴郁的弧度不见以前的温暖,但,是他。

  我将他奉为神明,所以,要变得更加漂亮。只有足够美丽,我才能够侍奉我的神明。

(四)

  终于又一次见到晴明大人,他似乎不记得我,但没关系,我早已习惯了等待。

  更重要的是,是他来找我的,我相信这是命运的恩赐。晴明大人,你看我,我已经变的如此美丽了。

  为你牵红衣袖,雪肤凝脂,墨染青丝,一人舞。

  其实,我也知道,我已经变成了恶鬼,晴明大人是阴阳师,所以,他会回来的。我只是希望,希望消灭我的那个人是他,在我生命的最后一程。

  所以,在那之前,晴明大人,请再看一眼我。

(五)

  是要封印我吗?我满怀欣喜的期待着,晴明大人,晴明大人。

  五芒星的光芒骤起,我感受的到我的身躯在一点点消失,这没有疼痛,难以言语的满足从心里绽开。

  能被晴明大人亲手封印,啊,好幸福!

  眼前越来越模糊,我渐渐看不到晴明大人的模样,只剩一个轮廓,和当初一样,高大的,潇洒的,令人安心的轮廓。


  满山红叶,风起相思。呐,晴明大人,下一次见面,你会想起我吗?



   给你给你都给你,女儿啊,只要你把那个谁谁谁带回来,分分钟开你所有传记,晴明和庭院都是你的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