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秋心凉

#鬼女红叶第二世,ooc,文笔废

忘记了前尘,忘记了彼此,连重新来过都没有机会。

  山岗上有一棵树,孤独的树,它静静的等在那里,天上飘着的是团聚的云,地上长着的是绵延的草,就只有它一个,孤零零地听风吹过叶梢,触不到云,也碰不到草。
  它已经习惯了在漫长岁月里陪伴的荒无人烟,它也知道,会一直寂寞下去。
  如果没有因果,谁也找不到这个地方。
  有一个孩子来到这里,他躲在树下哭。穿着破破旧旧的衣服,一声一声的抽噎。路过的女子被哭声惊扰,停下脚步。她靠近了孩子,孩子只顾着哭。女子拿出手巾轻轻擦去孩子眼角的泪珠,柔声细语的哄他,乖,不哭了。
  孩子愣住了,抽噎声停下来,姐姐的手巾上有阳光下熏腾的青草香味,还没有人像这样温柔的跟他说过话。帮他擦眼泪的是一个好看的姐姐,她鬓角别枝红枫叶,一袭红衣温暖了秋风。没来由的熟悉感从孩子的心里涌上来,莫名的,孩子又哭了。姐姐叹了一口气,把孩子搂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天上的云悠悠地飘,树上的风暖暖地吹,孩子慢慢安静下来。
  他告诉姐姐,他是阴阳寮里收养的孩子,因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总是被欺负,他又不敢跑,长老很看紧他眼睛。说完,孩子偷偷看了姐姐一眼,他怕姐姐会讨厌他。姐姐笑着帮他摘下发上的树叶,告诉他,她就是这棵树的精灵,。她反问孩子,你怕吗?孩子赶紧摇了摇头,不仅不怕,相反,还有一种欣喜,虽然不知道为何欣喜。
  就这么呆了好久,孩子要回去了,走的时候问姐姐,他以后还能来吗?那时,星河在夜幕上铺展,流转的星光落在孩子眼底。姐姐折一枝枫叶化作灯火在幼童面前,为他引路,告诉他,只要孩子想,就能到这里来。
  后来,姐姐告诉了他名字,红叶。听到这名字的刹那,一些记忆的碎片在孩子的脑海里纷至沓来,又转瞬消失,只留下铺天盖地的难过泛上舌尖,凝成苦涩,又坠回心底。孩子都不知道,他哭了。他也不知道,对面的姐姐原早已经习惯了失望和等待,能够苍茫人世再次相逢,再次看到那带着他一生执念的灵魂,她用了多大努力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在孩子面前泣不成声。
  我在人世兜转百年,不过想再看你一眼。
  幼童一天天找过来,渴了饿了难过了,他都会告诉红叶。红叶也从来没有消失过,只要孩子想,她就会出现,给予温暖,给予守候,给予爱。
  一天天长大,一年年陪伴。

  山岗上有一棵树,漂亮的树,它会在春天绽出绿叶,在秋天盛开,整整明艳一个萧瑟季节。那时候,山岗都是一片明烈的红,看到它,你会想到女子的嫁衣,情人的红线,是重逢与相爱的祝福。
  幼童已经长大,红叶的容貌长年不变,他知道,红叶是枫树的精灵,有着长久的生命。那又怎样,他想,我爱她。爱是潜移默化的春雨,在十几年的陪伴里茁壮长出情丝。十几年的相濡以沫的生活已经让红叶成为他生命里不可缺少的存在,如果说人类的生命只有几十年,那就让死亡来将我们分开。
  他是这么跟红叶说的,红叶哭红了眼。他们没想到以后,一语成箴,生死之别。
 
  孩子长得太快,已经到了长老没有办法支配的地步。长老看着自己日渐腐朽的身躯,阴暗的念头在脑海里滋长。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他的眼睛夺过来呢。
  那天夜里的月亮是惨白的,照着长老丑陋衰老的脸。少年只是没想通长老为什么这么晚把他叫到这里来。长老说,要他的眼睛。少年不想把眼睛给他,这双眼睛,他要用来看喜欢的人。围过来的打手虎视眈眈,少年攥紧袖子里的符印左闪右躲,不时用咒术击退扑过来的人,他听见长老说,人是死是活无所谓,只要别伤着那对阴阳眼。好不容易退到门边,只要打开结界就能被红叶带走,听到这话,少年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心疼,一个愣神,长老出手。符咒粘接在一起连城绳索困缚住少年,并且还在不断勒紧,纸张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来火烧般的疼痛。身体被限制住,不一会儿,少年身上已经布满了血痕,大门就在眼前,少年咬破舌尖,拼力撞开了门,一阵尖锐的刺痛席卷了他。结界大开一条裂缝,红叶用妖力撕开,藤蔓立时裹住少年,纷舞的红叶阻断众人的视野,等到落叶停息,委顿于地,早已没了两人的身影。
  树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恬淡,如果不是这星星点点的血迹。红叶把少年放在膝上,才发现,他胸前两根刺骨长针。少年抬手想摸摸红叶的脸,却没有力气。红叶握住了他的手,哆嗦的厉害,红叶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手在抖,她只能紧紧握住。少年痴痴的看着红叶,那双清亮的眸像是迎来了最后的时光,倒映着红叶,光华散去,转而暗淡。
  他还是闭上了眼。
  红叶抱着他,和几百年前的那个秋天一样。也是大风刮过,落叶凄苦,生死在怀里冰冷成霜。红叶侧头看着怀中的人,发丝拂在那人脸上,一次两次,痛的太深连哭都忘了。她取下鬓角的枫叶,放在他胸口,光芒从红叶身上散开,又在少年身上凝聚,如流萤飞舞,一点一点渗入少年的胸口。
  也许一天,也许两天,少年醒来,红叶不在。
  还是那棵树,他知道,可他什么也看不到。他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呼喊着红叶的名字,悲怆的喊声惊跑了林间栖息地小鸟。
  红叶环住他,亲吻他的脸颊,亲吻他眼角流下的泪珠,眼泪的温度似要将红叶灼伤,红叶捧着他的脸,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她就在这里,她爱他。
  可是,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因为看不到,所以没有办法触碰,他们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
  红叶看着他像发疯的野兽一样嘶嚎,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磕在枫树上,看着他筋疲力尽遍体鳞伤的倚着枫树倒下,而她却只能看着。
  红叶跪在少年旁边,妖力的流失使他衰弱到没有办法维持灵体。
  山神来了,他走过的地方娇花掩于绿叶,葳蕤的小草在他脚尖漫开。红叶看到了山神,做好了决定,悲伤在她的眼里翻腾,仿佛被撕裂般,她听见自己开口请求山神,求山神抹去少年的记忆。红叶想阻止自己,却动不了手,灵魂和肉体分开,经历着两份疼痛。
  山神似喜似悲,他说,他做不到,就让天来做决定吧。
  那一夜,雷鸣电闪,冲天的火光烧焦了山岗的枫树,有女子的悲泣在风雨中消散。树差不多死了,一般是枯藤,一半是焦木,虬曲的树根被挑翻在地面,一层一层的树叶掩盖了它的尸骨,用燃烧过后的灰烬做祭奠。
  而少年再也没有来过这地方。

  山岗上有一棵树,光秃秃的树,不会开花,不会结果,就连树梢,也没有一片两片的绿叶。陌生的男子途经这里,不知为何,唇间叹息一句红叶,在血肉里翻腾的悲哀只有一瞬,擦肩而过,一别此生。
  幼童撒娇着要抱抱,他怀里搂着孩子,手上牵着妻子,一家人依偎在一起,笑得幸福。他没看见,在他身后,有一树红叶灼艳的盛开,枯木逢春,似要燃尽生命,染红天边的彩霞,瑰丽荒芜的土地,只等回眸一眼。
  一树的忧伤凋零在秋风里,没有人听见落叶飘进泥土的悲哀。
  他不记得,有人为他颠沛了前世,耽误了今生,守在一棵树里忘不了红尘;
  他不记得,有人念着他的欢喜开一树红叶,一叶一叶写着相思,是求而不得;
  他不记得,有人再也穿不上红妆,等不到良人,也就只剩这一个秋天。

#剧情废,文笔渣,求勾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