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不识(一)

    这是勇者和魔王的故事,写成蔷薇花的颜色,开在五月暮春的芳菲尽里。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一座高山,山里埋藏着数不清的财宝。但是那座山实在太高了,人们爬不上去,山上还长满了食人的花草,它们说着蛊惑人心的话,诱骗人们跌落悬崖。有无数的冒险者向那座山进发,以期获得让人羡慕的无穷财宝,但从来没有人活着回来过。
    那是有着恶龙和魔怪看守的魔王的财宝。
    勇者折了几根树枝扔到营火里,锅子上炖着的肉汤咕嘟嘟冒着气泡,傍晚采的新鲜蘑菇现在就浸在汤汁里,饱饱的吸满了油脂,滑腻着诱人的光泽。勇者肯定,他听了身边同伴咽口水的声音。
    用一顿算不上丰盛的晚餐作为酬劳,勇者从吟游诗人那里得到了魔王住处的消息。也许是昨天晚上的炖肉太过酥软,吟游诗人给了勇者一个忠告,他劝诫勇者不要踏进魔王的城堡。没有告诉勇者原因,诗人抱着他的竖琴走远,哼着不知旋律的歌。
    虽说如此,勇者还是决定要找到魔王。
    即使知道了方向,寻找魔王的旅途算不上简单,勇者首先要渡过海妖占据的港口,然后穿过幽魂游荡的沼泽,最后在一片岩浆翻滚的尽头从三百块浮石里面找到正确的那一块,它会把最终到来的游客送往魔王所在的山峰。
    光明神在上,勇者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魔王所在的山巅,按照命运的指引,他将与魔王进行一场旷古烁今的决斗,在人民的祝福和祈祷中,他必将结束魔王罪恶的一生,为这片大陆上的人民带来爱与和平。
    如果是一般的故事,确实应该这样。然而,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偏差。
    虽然神谕显示就是在这里,但勇者还是拒绝相信这是魔王的巢穴。说好的遍布食腐植物的密林呢,说好的凶神恶煞的鬼怪呢,连最基本的地狱魔物都没有,这真的是魔王的大本营吗?勇者很失望,尤其是在见到了那个疑似魔王的幼童之后,那份失望都快将他灿金色的发丝给漂白了。
    对,幼童。不及勇者的腰高,还带着婴儿肥,若不是眼中红眸是魔王标配,勇者甚至怀疑眼前的小小只只不过是偷拿了传送卷轴而迷路的少爷。
    红瞳的少年见到了勇者,惊呼一声,慌慌张张就往回跑,勇者愣住了,打招呼的手停在半空。没走几步,幼童就摔倒了。山路虽算不上平整,但也不是坑坑洼洼,慌乱中的幼童踩乱了脚步,啪一声,扬起阵阵灰尘。闪烁着白银光泽的发丝变得灰扑扑的,幼童委屈的坐到地上,蜷起受伤的那只脚,嘴巴嘟起来,小口小口地对着伤口呼呼吹气。虽然只是磨破了一层皮,但那份疼痛对于幼童来说恐怕难以忍受,他的泪珠滚在眼眶里,像是薄雾春草上的露珠欲坠未滴。
    光明神啊,这真的是魔王吗?勇者无法接受。虽然腹诽不已,勇者还是保持温柔的令人顿生好感的笑容慢慢靠近。胆小的魔王缩了缩,没有地方躲。勇者安抚般拍拍魔王的背,小心的把他抱了起来。突然升高让魔王紧紧环住了勇者的脖子,软糯糯的孩子带着阳光和麦田的香味,勇者笑了一声,“抱稳了哦。”便沿着山路往上走,猜的不错的话上面应该就是魔王的城堡。
    尽头的魔王城堡的确恢弘,穹顶剑指苍天,大理石上雕刻着繁复精致的花纹,虽然也有破损的纹路,反添了一份庄重肃穆。蔷薇的藤蔓缠绕在石柱上,一层层将所有的声音密密遮挡。城堡内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士兵,没有仆从,连虫鸣都没有。灰白色的墙壁,灰白色的地面,灰白色的大理石砌成的冰冷王座,安静的像座死城。
    勇者没有想太多,他帮魔王包扎好,打上一个蝴蝶结,很自然地说他要走了,他要去寻找真正的魔王。魔王低着头不说话,勇者已经走到了门口,却不知为何转身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坎坷了多年后的时间。
    空旷的房间晦暗不明,厚重的窗帘阻挡了阳光,幼小的少年蜷成一团,瑟缩在被子的一角。沉闷,荒凉,像是建在墓园里的房间。
    勇者的心疼了一下,尖锐的,像是被蜜蜂叮了一口。
    算了,照顾他几天吧,勇者这么想着,连着被子把魔王抱在怀里。魔王只是轻轻挣扎了几下,小心拽紧了勇者的襟口。
    恬谧的蔷薇花在窗外静静开放,魔王没有想过勇者会留下,勇者也没有想过未来会怎么样。

    可惜,若是知晓相遇是为了痛不欲生的离别,那还不如庆幸失之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