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其中月(二)

#一期一振的场合

    身着神官服的男子纸扇轻摇,堪堪掩住唇角。身边的侍者剪一枝樱花置于刀架,三月里的春光啊正旖旎,燕子的呢喃藏在招人的风里,翠绿色的灵力在狭小的刀室汇聚。

    辅以玉钢,附以砥石,焚以烈火,以审神者之名,刀剑的男子凭此神依。

  “这次是一期殿啊,主上。”

    从漫长的沉眠中惊醒,一期一振试着睁开自己的眼睛,在阳光的一角还未亲吻他的瞳孔,他先听到清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像是清泉流过石琮,落花葳蕤盛开到他心底。

    缓缓的睁开眼睛,肌肤触碰到清风的温柔,血液开始汩汩流动。他应和着主上的呼唤,最先看到的却是主上身旁男子身影。怅然和甜蜜,苦涩和欣喜在心间荡起涟漪,他只当自己讶异于那名男子眼里新月和面容的华丽。

    主上告诉他,这是三日月宗近,顺手把自己交给他,让三日月好好照顾。自称爷爷的三日月只笑着说主上就知道差遣老头子,便也接过带新刀的任务。

    三日月是个很温柔的人,胡闹的弟弟们在自己没来的时候全都是三日月照顾,虽说身为刀剑的精灵从铸造之初就已存在,但来自长者的关怀确实安慰了弟弟们自己不在的委屈。低练度的自己也是三日月带着上战场,没有像关照短刀那样把自己护在身后,却每每在自己力不能及时拉一把自己,他没有缺席不成熟的自己的每次出战。

    哪怕这只是主上的安排,一期还是很感谢他,怀着对未知的恐惧用人类的躯体现世,有一个人片刻不离的陪着自己。

    当陪伴变成习惯,渐渐的,一期一振发现自己待在三日月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多,不自觉的总是想去看三日月,会在目光不经意接触的刹那垂下眼羞红脸颊。他开始注意三日月的一点一滴,在意他不能吃辣,会因为少少的芥末呛出眼泪,吐舌头的模样也觉得可爱。喜欢他悄悄欺负小狐丸的样子,被发现时笑眯眯装傻。哪怕是眉梢染上倦意,掩袖打哈欠的姿容,在一起眼里也是说不出的舒心。

    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悸动,每一次交谈都会让喜悦填满心底。

    可惜,岁月不许漫长的考虑。在一期还没有看清内心的欢喜,命运就让注定的两人相见,用一场诀别,在他和三日月之间刻上一条无法跨离的线。

    天下一振,烧毁之前的自己,也是可以堂堂正正可以唤三日月为夫人的人,以悲伤地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在三日月还没有来得及诉说离别后的相思,就带着不甘和未尽的思恋在他怀里消失。

    从未见过如此的三日月,似疯魔般挖掘脚下的泥土,脆弱无助的哭喊他的名字。

    那个一期一振不是我。一期一振这么想着,他知道自己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去拥抱那轮月光。

    接下来的时光毫无波澜,与天下一振的相遇对本丸来说只是小小的插曲。众人曾担心过三日月是否会一蹶不振,审神者也旁敲侧击,想问出些什么。老人家笑的风光霁月,哈哈哈声里揭过一页。

    众人只说,毕竟是天下五剑的胸襟。一期他懂,不是这样。三日月离他越来越远,抗拒他的接近,平日里找三日月说话也好,切磋也好,三日月总是点到为止,礼貌疏离。他把自己关在极夜的深寒,徒留一期一振在纱窗的另一侧,看着他在无人关注的角落咬着手腕默默哭泣,把深藏的记忆翻出来折磨自己,然后,第二天,收拾好自己,还是众人眼中云淡风轻的天下五剑。

    一期一振都懂,可却只能看着,偷偷看着。想为他拭去眼泪,拥他入怀,告诉他自己就在这里不会离开,却没有这样的权利。

    一期一振没办法不去恨消失的那个自己。

    下一次出阵三日月兴致高昂,主上劝不得。一期立即向主上申请,希望能编入三日月所在的队伍,主上答应了他,欲言又止。一期猜到主上想说些什么,只能苦笑。

    熟悉的战场,敌军的进攻算不上猛烈,尤其对三日月而言,轻描淡写化解攻势,当一期安心想去照顾其他人时,三把长枪穿透他的胸膛。仿若时间停止,一期似听到心脏撕裂的声音。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穿过敌军的刀剑从他们手中抢回三日月,又是怎样用颤抖的双手将他抱回本丸。

    深红色的血液在三日月的狩衣上开出绮丽的花,染红一期一振的手套,沿着他军装的纹路滴答滴答的绽放。

    主上赶紧交给他可以起死回生的御守,一期一振赤红着双眼深深一拜。亲眼看着御守融入三日月的身体,重伤的一期才不得不晕过去。

    华灯初晓,醒来时一期一振发现自己躺在三日月身边。病榻上的三日月脸色苍白安然,一期撑起手痴痴看着他,不想去问三日月怎么会躲不开。在他不懂的时候,他已经深陷,在他想说的时候,擦肩而过无力回天。可尽管是愚笨的,尽管是卑微的,一期一振他不想放弃。

    他伸手抚摸三日月鬓发,蝴蝶羽翼掠过花蕊般温柔。三日月听不见,他才可以说。

    一期一振不记得那些年的樱花开的有多绚烂是否璀璨了朝霞,也不知道锦帘屏上的相思在高台院的寺庙盘绕了多少年。

    他只知道,既然是轮回安排再次相遇,此间存在的一期一振注定重新爱上三日月。

    不悲忆过去,惟希望未来。

    所以,如果可以,以后你眸中新月的倒影,可否为我留一席之地。


(未完待续)

#文笔废,OOC,谢谢你能读到这里。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