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言

杂食党,只要有粮,不挑

秋心凉

#鬼女红叶第三世,OOC,文渣

  阴阳寮的庭院永远是春天,式神懒懒散散的围在樱花树下,遮天蔽日的樱花开的灿烂。
  一成不变,波澜不惊。
  人间,该是什么样子了呢。我放下微风拂落到手心的花瓣,抬头,只能看到流光闪烁的结界,像是精致的鸟笼,鎏金镀彩。
  我是一名阴阳师,正统的。
  阴阳师并不是只要会拿着符咒念几句急急如律令就可以。他们看透生死,他们玩弄阴阳,他们无所牵挂。
  从披上象征阴阳师身份的服饰的那一刻始,意味着我们不再是人类,无情无爱,无悲无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维系平衡。不念何者为人,作为这份力量的代价,阴阳师,无事不出阴阳寮。
  我已经不记得何时看到过外面的天空。
  难得,纸神今日送来总寮的消息,某个村庄生了邪异,让我去进行退治。还记得我呢,我自嘲一笑。来送消息的纸神在传达完毕后燃烧,灰烬变成金色的锁链缠绕到我的手臂上。阴阳师在人间行走必须控制自己的力量,总寮会施以符咒作为锁缚。
  踏出阴阳寮的刹那,我嗅到了扑面而来的风。不同与阴阳寮内的慵懒黏腻,外界的风带着生命的味道,它凛冽,它阴郁,却是自由的。
  村庄里的枫树明明老死了,却没有办法砍掉,一旦刀砍火烧,会从树疤处流出猩红的液体,腐蚀刀铁,熄灭火焰。
  领行的村长点头哈腰,我保持沉默,即使是在人世行走,阴阳师也是极少开口。村人跪伏在道路旁,尊贵的阴阳师大人是他们不敢直视的人物,哪怕是跪在地上,都难以表达他们的敬畏。
  一棵老去的树。
  树下摆满了供奉,我有些诧异若真是妖邪,为何会有祭礼,村长似乎并不想多说,目光躲闪间把这个话题绕了过去。
  罢了,与我何关。本想早些处理完,却在灵识触及树干的一刻看到了些在意的事。我感觉的到,在树的内心有一个灵魂在沉睡,无边的寂寞与寒冷困扰着她,她沉沦在悲伤中不愿醒来。似是察觉到有人,她想隐藏自己,却被我蛮横的阻止了。
  那一重重迷雾背后,是在荒芜且寂寥的土地上盛开的一树红叶。
  有意思。
  手腕的符咒闪烁,伴随着轻微的针刺感。我抬手抹了一圈符印,光芒渐渐黯淡。
  既然她如此相信人心和爱情,我就帮帮她。
  与她对话,我问她,还想再看一眼那人吗?似恶魔低语。她咬紧了嘴唇,慢慢低下头,垂下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
  我很有耐心,等到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把她收进枯枝,枯枝绽开红叶,我没有理会村民的挽留。虽然被我压制了,手上的符印还是一明一灭,提醒我赶紧折回阴阳寮。但我并不想理会他们,短短几天的任性想来他们是不会介意的。
  把她的执念抽出来纺成丝,和着符咒点燃成灰,用水沾附在磁针上,自然能找到她心心念念的人。
  我当然不是好心。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希望破灭时的表情,那一定很精彩,是被背叛的歇斯底里,还是被抛弃的痛不欲生。光是想象,就足够让我对未来急不可耐。
  我帮她做了一个傀儡,让她能在现实自由活动,虽然撑不了多久,但足以让她拥抱她心心念念的情郎了。她的模样本就生的极好,像是六月的广玉兰上绣了一边朱砂红,我更是剪了三尾狐的的尾毛编进傀儡的发丝里。我笑着问她,已经将你往世最完美的容颜誊模下来,你说,那个人看你一眼吗?她没有说话,只是在川流的人群中等着稍纵即逝的相遇。
  擦身而过的瞬间男子撞落她发尾别的那一枝红叶,低腰捡起,姑娘,抱歉。她没有回话,只是定定看着男子,微抿红唇,似有泪光在眼角闪烁。
  男子见她许久不发声,有些不耐,将红叶放入她手心,告了一声抱歉就急急离开,并无多言,竟是一眼也不再多看。
  那人的容貌没有变化,眼神清亮一如往昔,只是那澄澈瞳仁里再也没有她的倒影。
  擦肩而过,终是陌人。
  接踵而至的人群瞬间淹没了她,在茫茫人海里,就那一抹红衣艳的惊人,她萧瑟的畏缩在这片灰蒙里,像是骤浪里漂汀的浮萍,她知道,在这个世界已经再也没有那个她爱的人。
  当然,我是毫不在意她的痛苦,我已经准备好姿态来欣赏她绝望的表情。
  可是,什么都没有,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周围行人将她忽略,没有谁注意到这个有着姣好容颜的女子。
  让我来猜一猜,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吧,失去了轮回的眷顾来看一眼你的挚爱,他却待你如过客。你所熟悉的那个人早就消失在轮回里,就是有着相同的相貌相同的灵魂,他们也不再是同一个人,你的眷念你的执依只是一个笑话,这世上也只有你一个人在愚不可及的守着这份记忆。
  而且,因为没有你的干扰,他活得很好。
  所以,痛苦吧。
  说这些的时候,面纱掩去了我的表情,不过我想,那一定是扭曲且恶毒的吧。爱的再深又能怎样呢,生与死在规则脚下不值一提,所谓的长情也只是一个世界里轻若飘絮的笑话,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接受着无奈可悲的生命。
  遗忘是世界对我们最大的仁慈了,我似是叹息。
  不,不是这样的。
  她抬头,直视我的眼睛,很奇怪啊,在她的眼睛里我却看不到我自己。
  我的执念从来都不是要跟他在一起,厮守在第一世我们就已经做到了,只要能够在轮回里不断地相遇,我知道他过的很好,这就是我的幸福。我只是因为在上一次离别时没有好好的跟他说一声再见,才残存至今。他活在此世,我活在彼时,彼时的我依然痴心不改的爱着他。我离不开此世,只是因为没能见他最后一眼。
  能够相遇就已经很好了。她咬的极重,说给我听,从她嘴里吐露的字节混合成奇异的音调,有暗香浮动。
  轮回没有放弃给她恩赐。
  执念尽退,她消散于秋风,有红叶飘舞,温暖柔和的落日余晖镀在她身上,投下一片浅淡安详的倒影。似有梵音祈祷,她指尖流泻出佛光,低语隐藏在梵音里。
  她问,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光华散去,留下一枝红叶嫣然。我掐碎了那片树叶,汁液顺着指甲缝流进血肉,一股苦涩漫上舌尖。我摇了摇头,将这份无意义的脆弱晃出脑海。该忘得我已经忘了。我能做的,不过就是在那个用誓言和欺骗打造的牢笼里呆一辈子。
  会哭会笑,会爱会恨的我已经死了。
  就葬在那年的樱花树下。

  #文笔渣,剧情废,谢谢你能看到这里,谢谢。

评论

热度(6)